主页 > 香港管家婆报资料大全 >
《人民审计官》小说连载16 方文杰获得提干机会
发布日期:2021-09-15 05:0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韦月怡浑身一震,想拼命挣脱开方文杰,脸涨得像一块红布,忍不住嘤嘤地哭了。方文杰有些慌神,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急忙放开韦月怡,半天说道,都怪我不好,往后不会那样了,也不会……叫你小丫头了。车子开动了。直至开到甫台县城,两个人一路上没有说话。

  进了县城。方文杰说,到县城了,怎么办?六点了,先去吃饭吧。韦月怡冷声道,你去吃你的,我去我爸那里。说着就要下车。方文杰急忙说道,下车干啥?我送你去。韦月怡一声不响地朝窗外望着。方文杰涎脸说道,气还那么大啊,不是赔过罪了吗?韦月怡依旧不吱声。

  来到石油公司家属院,韦东海没有在家,门上挂着锁。打问邻居,说好像上午人还在,后来不晓得去哪儿了。两个人待在石油公司大门外,坐在车上等了三个半小时,始终不见韦东海回来。望着满天的星星,方文杰说,快要饿死了,去吃点饭吧?韦月怡不说话。方文杰说,要不走吧,去找个旅社,小心旅社把门关了。韦月怡说,你去找旅社歇吧,我就在这里等。说着话忍不住哭了,哭得格外伤心。又过了一会儿,方文杰说,十点过了,你爸可能不会回来了,咱们走吧?韦月怡说,说过了,你找你的旅社,我在这里等。方文杰说,那就再等会儿。这时韦月怡突然哭着埋怨道,都是些啥人嘛,到底干什么去了?得是故意躲我啊?方文杰说,咋能这样说?肯定有啥事出去了,说不定还是出差了呢。你爸不知道你今天来吧?韦月怡说,真是倒霉透了。方文杰说,走吧走吧,明天再来,只能住旅社了。韦月怡大声说,我不想住旅社嘛,你走你的!方文杰不说话了。

  韦月怡声音软下来,说,你走吧,我去传达室等。方文杰说,传达室窗户都黑了,你进得去?韦月怡不吱声。方文杰说,走吧,给你另找一间旅社,还不成吗?看见方文杰话说得诚恳,她赌气说了声,就去国营旅社吧。来到国营旅社,方文杰说,给你登记个单间吧。韦月怡说,不行,我胆小,得与人合住。办完登记手续,各回了各的房间。方文杰去旅社小卖部买了些饼干,回来看见韦月怡站在他的房间门口,说,正要给你送去呢,饿坏了,凑合吃点东西吧。韦月怡说,装钱的包里有我洗漱的东西,你给我拿下。让韦月怡没有料到的是,就在她一脚踏进方文杰房间时,方文杰忽然拽了她一把,迅速用脚将门蹬合上,再次将她抱住了,不顾一切地亲起来。韦月怡挥舞着手脚,拼尽气力企图推开方文杰,但无奈她实在太过小巧和单薄,根本奈何不了高大如牛的方文杰。

  天亮了。方文杰跑到街上,将油条和豆浆买回来。韦月怡穿上衣服,不吃不喝,不理睬方文杰,自顾梳理着头发。末了,不断用毛巾蘸着凉水,在眼睛和脸颊上冷敷,她恨死了眼前的这个男人,她不想让爸爸看到她哭过。将这一切做好后,韦月怡走出房间,独自要去石油公司找爸爸。方文杰拦着韦月怡,不住口地低声向韦月怡赔罪,说村里和矿上派咱俩出来办事,咱俩闹翻了脸,让你爸还有主任他们,会怎么想,那不彻底露馅了吗?难道你想那样吗?两个人僵持了半天,韦月怡一直不吭声,最后不情不愿地上了车。

  他们先去了县煤管局,给张福江送了一万块钱,然后去了电力局,给郝局长送了一万块钱,最后跑到县革委会,托秘书给程副主任送了两万块钱。事情办完后,方文杰将车开到百货商店,自作主张为韦东海和老伴,每人买了一身成衣,和韦月怡一起去看望韦东海。原来昨天女人的孙女满一周岁,韦东海和老伴,赶去女人儿子家,给小孙女过生日。晚饭后,儿子两口不让两位老人走,因为距离不很远,儿子又是单位的司机,一家人就玩了一阵子,先是看电视,然后打麻将,将时间耽误了。一见到爸爸,韦月怡忍不住满腹的委屈和恓惶,哇哇大哭了起来。韦月怡这一哭,将韦东海吓了一大跳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急忙问,这是怎么啦?看女儿只是哭,不理他的茬,便将目光投向了方文杰。方文杰笑道,叔你放心好了,啥事也没有,昨天我俩进城后,等了你和阿姨大半夜,没有见到你,月怡心里觉得委屈。看着女儿哭得哗啦啦的,韦东海的眼圈也红了。在方文杰和韦东海劝说下,韦月怡渐渐不哭了。韦东海说,这么大姑娘了,还这样哭闹,吓了人一跳。韦月怡噘着嘴回道,知道我昨晚等了你多久?连晚饭都耽搁了。韦东海脸上挂满歉疚和难过,说,是吗,我们也大概是那个时刻到家的,真是。晚上住哪里?韦月怡说,马路。方文杰笑着说,住国营旅社。

  女人一直在旁边尴尬地搓手,显得既不好意思,又束手无策。看韦月怡和爸爸说话,趁机插话道,中午在家里吃饭,我给咱包饺子。说着转身要去干活。韦月怡却说,不吃饭,还有事。韦东海和女人,无可奈何地看看韦月怡,看看方文杰。方文杰说,叔放心,事情办完了,中午就在家里吃。女儿能在家里吃饭,韦东海很高兴。觉得女儿很听方文杰的话,对这个年轻人少了些许的介意。吃完饺子,女人将洗好的果盘端来了,这时候,方文杰从包里将两身成衣取出来,送到韦月怡手里,笑着说,这是月怡孝敬叔和阿姨的,一人一身衣服。韦月怡瞥了方文杰一眼,拿起女成衣,挂着笑说,姨,这是给您买的,试下合适不?女人没想到韦月怡会这样做,一时有些发蒙,望着韦月怡手里的衣服,不知如何是好。韦东海说,快收下吧。女人慌忙将手在围裙上擦了擦,小心地接过韦月怡手里的衣裳,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,哽咽道,好,我收下,我收下。说着话,转身打开柜子,取出了一件红色毛衣,送到韦月怡面前,说,我娃你也收下,这是姨给你置办的,好不好是姨的一片心意。韦月怡没犹豫,把衣服收下了。坐在旁边的韦东海,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幕,无声地落下了两行老泪。

  离开韦东海家。方文杰双手握着方向盘,一边开着车,一边小心翼翼地看了看韦月怡,有些结巴地说,这不是挺好吗?小丫头一个小小的举动,将两个老人家搞得老泪纵横了。韦月怡没看方文杰,冷冷地说道,谁让你用公款给我买东西了?告诉我多少线,我还你。半天,方文杰尴尬道,说吧,现在去哪里?韦月怡说,还想去哪里?回村。

  一路上,韦月怡始终不搭理方文杰。方文杰说,我错了,我向你道歉,还不行吗?隔一阵又说,真那么恨我?求你了,原谅我好不好?看韦月怡满脸的恨意,方文杰又说,其实……说心里话,我爱你,真的好爱你……方文杰这话一出口,韦月怡猛地转过头,定定地瞅着方文杰,几乎是喊道,爱我?你那是爱我吗?你那是爱我吗?突然就泪流满面了。方文杰有些吃惊,望了一眼韦月怡,低声说道,不管怎么样,我、我真的好爱你……韦月怡呜呜地大哭起来。方文杰不敢作声了,默然地开着车子。韦月怡渐渐不哭了,她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,仿佛自言自语说道,我妈在我九岁尚不懂事时,就撒手人寰了。我爸待在县上不回家,我十一岁就住校了,至高中毕业才回到家里。姐姐出嫁了,爸爸再婚了,在嫂子眼里,家里忽然多了个老大的姑娘,心里特不舒服,整天对我黑着一张脸。我不想让哥嫂为我起矛盾,不想与哥嫂一起住,也不想去县上找我爸,可我不知道我该到哪里去?我一整天、一整天不开口,不知道我该说什么,不知道我的话该说给谁。打很小时起,我就是个没人管、没人亲、没人疼的野女子,是个任谁都可以漠视、都可以忘记、都可以欺负的小猫、小狗……在我心目中,你是我崇拜的人,我把你当亲哥看,可是你,你明明知道,我还不满十八岁,你也明明知道,你和徐梦雅订婚了,你为什么要对我这样?这件事对我来说,原本是那么遥远,可是你,居然将我欺负了、凌辱了。你是不是觉得,像我这样的小猫和小狗,欺负就白欺负了,不会犯下啥罪错?韦月怡说着,又一次伤心地哭泣起来。看着韦月怡楚楚可怜的样子,听着韦月怡如泣如诉的话语,方文杰心头,生出了一丝不忍,他对韦月怡说,别这样想好吗?说心里话,我不是故意欺负你,是真的喜欢你。韦月怡说,你以为我是傻子?你这是喜欢我吗?喜欢我就这样对我吗?你是个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,你是头大恶狼……方文杰说,在我心里,你是个美丽善良的女孩子,和你在一起,我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感,我愿意疼你,愿意帮助你,愿意一生守护着你……韦月怡说,闭上你的嘴好不好?说着将脸转向了窗外,任泪水在无声地流淌。

  方文杰和韦月怡回到村里。听见汽车声响,朱盛林从屋子走出来,说,文杰,回来得正好,公社来电话,要你去一趟。方文杰说,啥事?朱盛林说,好像是汪书记喊你。事情办妥没有?方文杰说,叔放心,全妥了。又说,昨天才见过汪书记,会有啥事情?朱盛林说,不管啥事情,赶紧去一趟。

  将汽车停好,方文杰推上自行车。他望望韦月怡,似乎有啥话要说,韦月怡立即低下了头。朱盛林说,骑车子干啥,把车开上,快。方文杰说,还是骑车舒服。却想,开个破吉普在乡政府进进出出,太张扬了。

  见到汪澄明,方文杰说,书记找我?汪澄明笑道,老朱说你去矿上了?方文杰说,去处理了点事儿。汪澄明说,有件大好事,县上电话一打来,我头一个想到你。方文杰说,啥好事?汪澄明说,昨天你从乡上刚走,县上电话就来了,乡里要配一名团干。方文杰说,是吗?属于啥性质?汪澄明说,当然是国干啦,一旦录用,立马转办户、粮关系。这可是“文革”以来招录的头一批干部。我和钱主任通过气了,打算推荐你。

  方文杰沉默了,许久没有吱声。汪澄明惊讶道,怎么了小方?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。县上催得很急,三天之内上报推荐人选材料,你给我个定话。方文杰说,汪书记,知道您是好心,我做梦都想当国家干部,这不是……煤矿刚开业吗?这矿是我一手弄起来的,有点割舍不下。汪澄明呵呵地笑了,你这个小方,想这个事儿呀?这件事替你考虑了,说心里话,我也是既想让你招干,又对其他人管理煤矿不放心。这样吧,如今不是提倡干部蹲点、包村吗?你做团干后,就把你们朱龙大队作为你的蹲点村,矿长仍由你兼任,身份变,工作内容不变,你看怎样?

  汪澄明的话,让方文杰很感动,当即表态说,真要这样的话,我当然一百个愿意,感谢书记为我着想。汪澄明说,这是你人生路上的紧要一步,从此,你就正式踏上了仕途,希望你不要辜负组织对你的期望。方文杰说,汪书记放心,我保证把团干和矿长两件事儿,干好干出色,绝不给您和钱副主任丢脸。汪澄明说,好,这事先别对外讲,去找下周秘书,将表格填写好交给他。又说,听说这是第一批招干,后面还可能招录妇干。方文杰笑着说,真要招录妇干,到时我可以向您推荐人选吗?汪澄明一愣,笑道,只要符合条件,当然可以,不拘一格选人才嘛。就在汪澄明一边说话,一边低头挑烟斗的当口,方文杰将没花完的九千块钱,塞进了汪澄明的抽屉。

  方文杰来到潘庄村学校。走进徐梦雅办公室时,徐梦雅正在洗手。方文杰从身后抱住徐梦雅,迫不及待地将招干的事,告诉了徐梦雅,没想到徐梦雅听了毫无反应,方文杰说,怎么啦宝贝,谁惹你不高兴了?徐梦雅用毛巾擦了擦手,转身离开方文杰,走近办公桌,低头整理一摞学生的作业本。方文杰立在原地,不解地望着徐梦雅,追问道,你究竟怎么啦?徐梦雅照样不搭理方文杰。方文杰说,我专门赶来告诉你这个消息,同意不同意,高兴不高兴,你说句话好不好?徐梦雅说,你的事与我有关系吗?我有权力管你的事吗?方文杰更加莫名其妙了,说,你今天怎么啦?说话有一出没一出的?徐梦雅说,是吗?方文杰说,难道不是吗?徐梦雅说,那你说说看,上星期天我去你家,你一整天几乎没沾家,干啥去了?方文杰说,不是说过了吗,整矿上的账去了。徐梦雅说,天黑还不见你的人影,我离开时,你送了吗?刚恋爱那阵,你是那样吗?方文杰噎住了,同时有些不耐烦了,梦雅你到底想怎么样?我专门来看你……徐梦雅打断方文杰的话,请方大矿长,不,请方大团干少安毋躁,腻歪我徐梦雅了,你就张嘴明说,不需要给我打那些马虎眼,我徐梦雅不是狗皮膏药,绝不会黏着你、赖着你。方文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气恼地不再作声了。徐梦雅说,自从那个矿井开业后,你整天开个烂吉普,带着那个女娃子疯跑,你打底想干啥?如今满村满乡都在传扬你俩呢!上个星期天,你敢说你不是和那个女娃子在一起鬼混?方文杰,既然你有了新欢,还跑来找我干啥,这样有意思吗?

  方文杰沉默了许久,起身走到徐梦雅身边,再次将徐梦雅抱住,轻声说,宝贝,别胡思乱想了,那都是为了工作,相信我好吗?我永远爱你,绝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。徐梦雅哭了。方文杰伸出舌头,为徐梦雅一下一下地舔舐着眼泪。徐梦雅说,鬼才相信你这个花心萝卜,得是把人家小女娃骗到手了?

  方文杰恶狠狠地在徐梦雅脸上佯咬了一口,倏地将徐梦雅抱起来,在地上旋转了一圈。徐梦雅说,我正告你方文杰,从现在起,不许你和那女娃子有事没事腻在一起,也不怕将自个名声搞坏了?知道人们怎么说你吗?方文杰苦着脸说,遵命啦,我的醋缸老婆。徐梦雅说,醋缸就醋缸,你现在就给我起誓。方文杰仰起头,闭上眼睛念念有词,煌煌老天爷在上,我方文杰要是对徐梦雅女士有二心,让我立遭天打……徐梦雅迅速捂住方文杰嘴巴,叫道,不许胡说!说完咯咯地笑了,在方文杰脸上飞快亲了一口。

  方文杰说,宝贝,说正经话,同意我招干吗?徐梦雅说,老婆为你高兴,向你祝贺。方文杰原打算将剩余的钱送给徐梦雅,没想到花光了,心里有些遗憾,抱住徐梦雅不断亲吻,说,听说招录团干后,还要招录妇干,到时我推荐你,好不好?徐梦雅说,不好,我不想招啥妇干,我只想上大学。方文杰放开徐梦雅,啥?你只想上大学?你想离开我对吗?去年报名没有上成,还没有死心?方文杰的话,勾起了徐梦雅的伤心,泪水潸潸地说,上大学是咱俩的梦想,你难道忘了?方文杰说,此一时彼一时,如今不是有那个煤矿吗?徐梦雅嗤之以鼻道,一口村办破煤井,就把你的心牵住了,也太鼠目寸光了吧?倒是你给我说实话,是离不开那口煤井,还是离不开那个韦月怡?方文杰说,别胡拉乱扯好不好?既然公社决定让我既做团干,又兼任矿长,那就把上大学往后推一下,没啥不对吧?徐梦雅鄙夷道,说话不算话,小小人一个,你的心思只有我知道,你被那个韦月怡弄魔怔了,没出息的家伙,随你,不上大学你别上,我反正要上。想想又说,眼下你成了国家干部,今年招生推荐,给老婆说句话总该行吧?方文杰不满地说,我也正告你徐梦雅,你不光多疑,而且特别狠毒,真想撇下我走吗?徐梦雅戳着方文杰的额头,笑道,咋那么憨呢,我上大学,就不能等你了吗?

  怀着满腹心事,方文杰回到了村里。这时天已经黑了,他走进村委会,看见韦月怡一个人在弄账簿。方文杰问,主任他们呢?韦月怡说,来过了,没啥事,走了。方文杰说,你咋还没走?韦月怡说,这不是有事吗?方文杰没吱声,静静地看着韦月怡做她的事。半天,韦月怡说,快回家歇着去吧,我还得忙会儿。方文杰说,我还没吃饭呢。韦月怡抬起头,瞅了方文杰一眼,说,那就赶紧回去吃饭吧。方文杰没说话,也没有动身。将一本账簿弄好后,韦月怡没吱声,起身走了出去,从代销店买了一包水晶饼走回来。

  方文杰狼吞虎咽地将点心吃光后,这才吐了一口气,说道,真甜、真香啊,还真饿了。韦月怡说,咋没在乡上吃?得是密沟街上没有饭馆?方文杰没吱声。韦月怡说,吃饱了,快回家去吧。方文杰依然没有动身,老半天,吭哧道,月怡,我、我、我……韦月怡没抬头,脸忽地红了,喃喃地说道,你坏透了……方文杰说,别恨我好吗……韦月怡吁了口气,收拾好账本,对方文杰说,去我家吧。方文杰一惊,去你家?你哥嫂不都在家吗?韦月怡冷冷地说,不去就算了。方文杰说,不,我、我去。韦月怡说,你真没彩!

  半个小时后,方文杰和韦月怡躺在了一张炕上。方文杰将他要当团干的事情说了。韦月怡听了,说,是真的吗?这是件好事。方文杰说,我问你月怡,要是今后有了上大学或者招工、招干的机会,你会选择啥?韦月怡说,你啥意思?方文杰说,就想问问你。韦月怡说,我哪里也不去,你这个坏蛋在哪里,我就待哪里。方文杰说,为什么?韦月怡说,这还不明白吗?因为你把我害了,我要永远黏着你,你永远别想甩掉我。韦月怡的话,让方文杰心头不禁一热,眼睛忍不住有些湿了,仿佛自言自语道,小丫头,你是个能让男人把心摘下来给你的女人。香港马会开奖全年记录4934a.com